员工午睡被开除,法院:补偿金27137元

一员工在车间午睡被发现

5 天后被开除

员工称是公司违法解除

公司表示是其自行离职

双方各执一词

对簿公堂

法院:

都别急,先来测个谎!

事件回顾

董某于 2014 年 6 月 23 日入职广东某公司,岗位为车间普通员工。公司从事食品卫生行业,对卫生要求较严格,不允许员工在车间内睡觉。

2019 年 7 月 5 日中午,公司发现董某在车间内睡觉。7 月 10 日,公司人事部员工王某找董某谈话。王某称:” 你被解雇了,明天来拿工资,这也没办法,是老板的意思。” 还要求其在 7 月 11 日结算工资,董某不同意。

董某认为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公司否认说过此话,认为董某是自愿离职的。且公司表示,根据规章制度,7 月 15 日公司对董某作出警告处理,并进行了调岗通知。董某误以为公司将其开除,自 7 月 19 日起没有上班,没有履行请假手续,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董某在 7 月 19 日至 22 日期间不上班的行为已构成旷工,公司因此在 7 月 24 日根据员工就业规则,对其作出自动离职、解除劳动关系的处理。

随后,董某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49340 元。仲裁判决,认定是公司与董某解除劳动关系,公司应向董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 27137 元。

公司不服,上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

1

一审

本院认为:首先,根据公司与董某陈述,结合双方确认的证据,董某存在车间睡觉的行为,本院予以认定。

其次,2019 年 7 月 10 日,公司找董某谈话,双方对此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但对于当天的谈话内容,公司与董某存有争议。董某称公司的王某当时明确表示公司决定解雇她,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某当庭否认其谈话中有表示公司解雇董某。公司与董某对于当天的谈话内容均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经本院当庭询问董某与王某,双方均表示同意接受测谎,且均表示同意将此次测谎结果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2019 年 12 月 23 日,广东警官学院司法心理测试技术中心向本院出具司法心理生理测试报告,测试结论为:王某说 “2019 年 7 月 10 日,他没有向董某说过她被解雇了的话 “系说谎话董某说 “2019 年 7 月 10 日,王某向董某说过她被公司解雇了的话 “系说实话

再者,公司提供的 2019 年离职人员工资表显示,上面载有董某信息,且制表日期为 2019 年 7 月 11 日。该份离职人员工资表显示的制表日期与上述测谎报告结论可以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公司在 2019 年 7 月 10 日已决定解雇董某、并在 2019 年 7 月 11 日核算了董某的离职工资

最后,公司提供的 2019 年 7 月 15 日处罚及调岗通告、2019 年 7 月 24 日员工自离通告均在离职人员工资表之后形成,且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将上述通告送达给董某,该两份通告的内容及制作日期明显与离职人员工资表反映的制表时间相互矛盾,属于公司单方制作的通告,本院对该两份通告不予采信。

综上四点,本院认定,公司在 2019 年 7 月 10 日通知解雇董某,导致董某自 2019 年 7 月 11 日开始没有上班,本案是公司解雇董某而导致双方劳动关系解除

本院认为,虽然董某存在车间内睡觉的行为,但该违纪行为较为轻微。根据公司的员工就业规则,应作出书面警告处理。现公司对董某作出解雇处理,明显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且董某与公司均对仲裁裁决统计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没有异议,故本院认定,公司应向董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 27137 元

公司不服,申请二审。

2

二审

本院经审理,确认一审判决已查明的事实。

本院认为,公司的代理人王某否认其在 2019 年 7 月 10 日与董某的谈话中有表示公司解雇董某的意思,但公司并未举证证实其已向董某送达相关通知,且上述文件的形成时间均晚于公司制作的载有董某离职工资的离职人员工资表。结合广东警官学院司法心理测试技术中心出具的心理测试报告结论及董某未对仲裁裁决的经济补偿金数额提出异议等事实,一审认定公司应当向董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 27137 元,亦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那么

何种情况下可以测谎?

测谎能做定案依据吗?

何种情况下可以测谎?

曾担任东莞律协劳专委主任的广东劳法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蒋四清表示,引入测谎在劳动争议和借贷纠纷中比较常见。实践中,一般是在现有证据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尚存在不确定性,需要借助鉴定结论,进一步强化法官的自由心证(又称内心确信制度,是指法官依据法律规定,通过内心的良知、理性等对证据的取舍和证明力进行判断,并最终形成确信的制度),且双方都自愿接受测谎的情形下,可以使用测谎。

测谎能做定案依据吗?

2020 年 8 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中委托鉴定审查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严格审查拟鉴定事项是否属于查明案件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将测谎明确列入人民法院不予委托鉴定的九大情形之一。

蒋四清表示,测谎不能单独作为定案依据,其结果只能起参考或辅助作用,进一步提高高度盖然性,让法官内心确信,吃下定心丸。

” 无诚则无德,无信则事难成 “

诚信是做人做事的基石

也是企业稳定发展的根本!

来源:申工社、中国裁判文书网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