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菜一毛二10斤,农民怎么活?

大白菜价格一毛二 10 斤,卖晚了只能烂在地里|《财经》特稿

孙东谡等财经杂志 2023-12-17 17:52 发表于北京

农户擅长根据市场行情调节农业生产,但也易产生 ” 市场合谋 “。去年同期,蔬菜价格有所上涨,今年大家都有扩产冲动,没想到价格反而降下来了。

文 | 《财经》特约撰稿人 孙东谡 实习生 王美霖 记者 邹碧颖 张明丽

编辑 | 王延春

” 今年白菜价格:5 块钱,可以去地里买一米。”入冬之后,大白菜、芹菜、萝卜、大葱价格出现暴跌。个别地区,甚至传来农民放弃收成、直接将菜铲掉或回田的消息。

12 月 6 日,在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牌楼营村的平安绿色采摘园,《财经》记者也发现一片被人遗弃的白菜地。枯枝围出一方菜园,白菜密密匝匝立在地里,外层的菜叶子多已冻伤腐烂。看守菜地的铁皮房,人去屋空。记者遇到三位市民,他们从网上得知这片白菜被人抛掷,寻着过来拔菜。住在隔壁村的王大姨和老伴也来捡拾地里的滴灌带。

” 长势好的白菜都拔走了,剩下的都是太老或者没长成的。” 王大姨向记者估计,占地三四百亩的白菜,卖出约三分之二。

据了解,张家湾不止这一片地种白菜,其他地方也种,卖得早,白菜价格还可以,卖得晚的就只能烂在地里。” 集市上大概一块钱一颗,谁要?” 王大姨的老伴告诉记者,三黄庄也有种白菜的农户,有人去买白菜,人家农户一算,卖白菜的钱还不够装车的工钱,干脆不卖了。周边村的胡萝卜、水萝卜、雪里蕻也是拖拖拉拉收,很久才卖完。

图 1 12 月 6 日,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牌楼营村被遗弃的白菜地。摄影 / 实习生 王美霖

上海钢联农产品事业部蔬菜分析师张敏告诉《财经》,2023 年至今,蔬菜价格整体呈现为 ” 先高后低,再高再低 ” 的走势变化。年内迄今为止,2 月蔬菜均价最高,随后几个月下跌后保持平稳,8 月 -9 月蔬菜月均价开启连续上涨状态,但从 10 月以来,全国蔬菜价格低迷甚至出现滞销的现象普遍。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市场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乃郗向《财经》分析,蔬菜价格的短期波动往往能被做市商的投机套利机制所补平,此次持续性下跌,主要还是基本面供过于求。蔬菜集中上市,又难以保鲜,跌价也得卖。” 多少不论,经纪商起码要能挣钱。如果光是付仓储物流费都在亏钱,就没人收菜了。”

价格过低,农户只能抛售回田今年的大白菜究竟有多廉价?” 上车一毛二。”” 一公斤吗?””10 斤 “。

12 月 7 日,山东青岛平度市大庙庄村的一位农民大哥告诉《财经》,他们家今年种了 50 多亩地的大白菜,卖掉了 30 多万斤,目前还有 10 万斤的大白菜在地里。

再不卖出,白菜在地里就会冻坏,只能清掉,” 反正就这一礼拜的事 “。低价抛售并非个例。在新疆石河子,王传芳种了 40 亩白菜、10 亩萝卜,以每颗一元的价格处理完了地里的大白菜。

” 一亩地也就 2000 株,4、5 斤以上的才算一块钱一颗,小的都不算数,都是送的。” 王传芳说,家里水果萝卜一袋 10 元,后来 5 元一袋也卖。今年种菜总体赔钱,不过能卖一点少赔一点。王传芳家周边的一些地区,种的萝卜白菜全都打掉了。

” 你让别人去拿他都不去,因为太远了,10 元买白菜,开车烧油都得几十元,人家不去,所以就打在地里,粉碎当肥料了。”

王传芳介绍,正常砍完白菜后,需要雇人一颗一颗往车里撂,有的半挂车要装几十吨,人工费都比这些两三毛钱一斤的白菜贵。” 新疆大葱为啥也整块不要了,因为挖大葱比白菜还要麻烦,你没有两锹三锹挖不出来!白菜拿刀咔一砍掉了,所以不是没人要,而是没人挖出来。”

王传芳家附近,有人家种的 100 多亩大葱也不要了,到处喊人来挖。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农村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杨汭华告诉《财经》,今年冬天蔬菜同期价格呈现全国性走低,或许是因为秋冬气温偏暖使得陆地蔬菜和冷棚蔬菜产出过多;二则是疫情后人们的消费能力受限;三是农户生产要素投入能力下降,低投入成本的蔬菜(如白菜、萝卜等)生产增加,形成结构性过剩。

北京新发地市场价格监测数据显示,大白菜、萝卜的均价从年中的每斤 0.7 元跌到 11 月的每斤 0.3 元左右,大葱从 8 月每斤 1.4 元左右也下跌到近期的每斤 0.8 元左右。张敏介绍,Mysteel 农产品调研了解到,2023 年大葱、大白菜以及萝卜的产地收购价格基本上均处于近 5 年(自 2018 年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

新发地是北京市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每天大约有超过 2 万吨蔬菜,从这里抵达北京人的餐桌。市场的蔬菜来自田地对接、向农户收购、与农户合作种植、去集中种植地选品收购等渠道,下游则对接着商超、小批发商、其他二级市场。

新发地交易市场宣传部部长童伟向《财经》表示,市场选取具有代表性的蔬菜样本,算出的蔬菜平均价是 2.79/kg,这是很低的。白菜每斤在 2~3 毛左右,正常供应平衡的时候应该是 4~6 毛。白菜刚上市特新鲜,就卖 3 毛,结果发现大家都卖 3 毛,或者过了几天菜还没卖出去不新鲜了,商户还会往下调价。

” 白菜等农产品是非标品,今年行情又很差,一些本身种得不好的或者在采摘时损伤的,自然就不要了,直接回田。” 童伟对《财经》说。

种植面积扩张,市场难以消化

12 月 5 日,北京大兴区后顺路附近的地里,垒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白菜堆,个别村民正捡拾白菜。生鲜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成堆的白菜会被生鲜公司收走,地里剩下不要的烂白菜也会限制人们大规模捡拾。而在兴东路附近,《财经》记者估计大概有 150 亩地的白萝卜烂在地里,散发出变质的味道。

图 2 12 月 5 日,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镇兴东路附近的萝卜地。摄影 / 特约记者 孙东谡

刘乃郗、张敏等专家向《财经》分析,蔬菜总体的供需关系不匹配是导致蔬菜滞销、低价的最主要原因。种植面积扩张更是加剧了市场供需的不平衡。

Mysteel 农产品调研了解到,近几年,国内蔬菜尤其是设施蔬菜的种植面积及规模基本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以全国蔬菜大省山东为例,山东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 年前三季度,山东全省蔬菜面积约 1662.1 万亩,同比增幅参考 2.2%;总产量 6271.8 万吨,增幅参考 3.4%。

另据农业农村部的公开数据,截至今年 4 月上旬,在田蔬菜面积同比增加 110 多万亩。到 10 月,相比去年多了 133 万亩。

今年 8 月的暴雨结束后,部分地区选择增补蔬菜,新产的蔬菜又正好于最近集中上市,比如白菜和白萝卜。” 今年秋冬季节下雨天气较少,大部分主产区气温比常年平均值高一点,有利于蔬菜生长,单产水平也有所上升。” 刘乃郗说。

童伟向《财经》分析,疫情管控的特殊时期结束之后,农户对整体消费能力预期偏高,种植意愿强烈。此外,近几年,部分行业不景气,从业人员失去工作后选择回到老家,在老家唯一能依托的就是土地,或主动或被动的投入到种植之中,种植人员数量增加,导致今年整体产能过剩。

刘乃郗表示,中国蔬菜仍然以非专业化生产为主,价格波动引起的正反馈效应大,产销关系随机对接比例高,而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多为专业化生产,供应链关系和结构会稳定一些。中国农产品的产销对接属于大市场大流通,一家农户的蔬菜销售可能 50% 由老客户买单,50% 来自新增客户,交易对手多,供需信息复杂,随机交易比例高。

刘乃郗指出,农户擅长根据市场行情调节农业生产,但也易产生 ” 市场合谋 “。去年同期,蔬菜价格有所上涨,到了今年大家都有扩产冲动,没想到今年价格反而降下来了。此外,蔬菜的市场需求却没有出现显著增长。

《2023 年中国蔬菜产业发展报告》显示,近十年中国蔬菜需求整体呈现先增后稳态势,年均复合增长率 1.76%,2021 年至 2023 年蔬菜人均需求量大约在每年 95-96kg,是一组非常稳定的数据。眼下,即便销售渠道畅达,农户也很难挣钱。刘乃郗指出,蔬菜的产销对接体系主要依靠熟人网络运转维系,比如从湖北、湖南拉十几吨白菜到北京,路上出现一定的蔬菜损耗,下游批发商在与上游经纪商或农户商定损失时,到底是 5% 还是 10%,双方只能依靠长期合作的信任。眼下销地价格不景气,白菜产地价格每斤也就一毛钱左右,要再分摊掉损坏的部分,农户可谓获利甚微。值得注意的是,冷链物流的配送成本相对常温配送往往更高。

《物流时代周刊》今年 1 月刊文指出,目前,中国果蔬、肉类、水产品冷藏运输率分别仅有 15%、57% 和 69%,发达国家已经达到 80%-90% 之间。中国冷链断链所导致的农产品腐损率是发达国家的 1 倍 -2 倍。据估算,中国每年因冷链 ” 断链 ” 造成约 1200 万吨水果、1.3 亿吨蔬菜的浪费,经济损失超千亿元。

杨汭华建议,可通过金融保险政策稳定菜农收益。如通过提供贷款支持,引导农户进行差异化生产;通过优化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激励菜农购买蔬菜产量和价格保险。优化农产品物流运输制度,减少运输环节梗阻形成的蔬菜数量和质量失衡问题。此外,提升新鲜蔬菜加工能力,尽可能留利于菜农。

不止白菜、萝卜,大葱今年的行情也不好。在山西河津市西王村,肖滨种了两亩大葱。为了赶紧腾出土地,以一元三斤的价格,零零碎碎地卖完了。隔壁也有种大葱的人家,却是按住不卖,让大葱继续长,打算年后市场价格好了再出手。然而,绝大多数蔬菜无法在地里久留。

冻库不足、信息紊乱

刘乃郗分析,国土面积大、跨度大,是时空错配的第一原因。蔬菜供应存在跨季节轮换,北京吃的茄子,不同季节来自不同省份地区,供需的实时精准匹配较为困难。此外,中国许多地区围绕特色产业打造 ” 一县一品 ” 模式,蔬菜产地较为集中,这有利于提升产业效率,但消费分散在千家万户,更加剧了供需的时空错配,让流通体系更加复杂。杨汭华指出,蔬菜产品以鲜食消费为主,产业链比较短。” 蔬菜收获后往往需要立即卖出,农户只能随行就市,没有议价能力。”

刘乃郗举例说,上午从湖南田间采收的蔬菜,放入冷库后,下午或晚上就得装上大货车出发,第二天一早运到北京新发地市场,下午抵达商超,全程通常控制在 36 小时 -48 小时内。

图 3 12 月 6 日,北京市海淀区一家菜店的水萝卜价格。摄影 / 王美霖

紧张的销售周期下,准确的市场信息尤为重要。张敏分析,” 菜贱伤农 ” 本质是由于菜农种植信息滞后、盲目跟风种植,再加之销售途径单一。

童伟向《财经》强调,农户不能看什么卖得好就种什么,如果一旦遇到供大于求的局面,又会再次选择改种其他品种,这种 ” 盲从性 ” 往往让农户一直找不到种植方向。刘乃郗介绍,这些年,农业农村部一直在开展农产品价格监测预警工作,在市场引导上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改观,但还是会有一些局部的信息错配问题。归根结底,这是由于中国农业种植、生产、加工的标准化、专业化、产业化程度较低,再加上产地冷链物流基础设施不足,造成市场短期波动被放大。

在张敏看来,白菜、萝卜以及大葱等蔬菜供应严重过剩的格局,今年难有明显改善,长期价格走势看涨乏力,但短期波段行情,不排除可能受到降温、降雪以及节日效应,而出现短暂的小幅度提振。对于接下来的蔬菜价格走势,如若明年种植面积缩减达到较大程度,也会从供应端利好价格的水平及走势。

杨汭华认为,事先合理控制市场规模非常重要,蔬菜供求弹性小,一旦供过于求,势必给农民收益造成损失。建议政府部门可结合近年蔬菜播种面积、种植种类、产量和价格的变化情况,给与菜农种植前信息指导。蔬菜生产者也可与蔬菜零售商、批发商、超市和社区等加强沟通,实时了解蔬菜市场变化信息。

长远来看,中国农产品冷藏保鲜设施的建设将极为重要。

在中国农业大学国家农业市场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乃郗、李钰看来,这是应对市场波动的蓄水池。该机构估计,中国蔬菜产量的 60% 理应进入冷链流通,但目前低温处理率在 20%-25% 之间,即是产量的 12%-15% 进入了冷链流通。

而近三年,农业农村部会同财政部已在全国支持建设了 7.5 万余个产地冷藏保鲜设施,主要就是针对蔬菜、水果的冷藏保鲜能力不足和冷链物流 ” 最先一公里 ” 缺失问题。” 拥有冷藏保鲜设施的部分主体,普遍对今冬蔬菜价格下降更加坦然,尽管销售价格也受到了影响,但总体来看依然不愁卖,能够稳定经营。”

刘乃郗说。童伟建议,还可建立大型的农村合作组织,让领头人具有一定的操作能力、组织能力、对接市场渠道的能力,掌握每个区域性市场的需求。此外,农户也要避免种植竞争强且技术成熟的产品,比如梨、苹果、香蕉、西瓜等非常大众的品种,选择种植高附加值产品、市场供不应求的产品,避免过多竞争。

” 一定别等蔬菜快成熟了,再去找市场接口。” 童伟建议农户提前对接,以市场标准进行种植管理,验收后再以协议价统一收购,将获得更高的市场确定性。(应受访者要求,王传芳、肖滨为化名)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