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小土豆,带你们领略武当版“冰雪大世界”

今年冬天

哈尔滨是真的火了

有多少南方小土豆

想去“尔滨”玩雪的心情

已经到达了巅峰?

△广西“小砂糖橘”在雪地里打滚

还没出发的朋友们

别着急

今天,一起认识《武当霁雪图》

先去古画里领略

明代的武当版“冰雪大世界”

带你领略

武当版“冰雪大世界”

极致的繁复,恰好的留白

浓淡相间的色彩

画法不同的构思

四百多年前

明代画家谢时臣游历武当山

用画笔记录下了

大雪初晴后的武当山

这便是雪景名画《武当霁雪图》

先看整体

《武当霁雪图》为巨幛大轴

纵198.9厘米、横98.8厘米

与一般的入户门大小相近

自题“武当紫霄宫霁雪”

画上钤(qián)有三印

“谢思忠氏”“樗仙子”“时臣”

构图繁密,但密而不塞

气势博大,整体感强

堪称武当版“冰雪大世界”

再看细节

局部刻画精细入微

但不失整体美感

刻画繁复的山峦时

笔法粗壮、色彩浓重

使得武当山中的紫霄宫非常引人注目

而刻画紫霄宫周围的山林树石时

却以水墨为主、略加淡彩

画面观感上

主次分明,浓淡相宜

细看紫霄宫的刻画手法

界画工整,笔线细腻

(注释:界画,一种中国画技法名,一般指作画时用界笔直尺画线的绘画方法)

群峰环抱之中的紫霄宫

更显得错落有致、巍峨雄伟

尤其要强调的是松林的画法

为了展现松树“百木之长”的气概

树干挺直高大

枝叶却盘根交错

画面更显高旷、幽静

自上而下看

乔松、树石、屋顶和远山的留白

显得积雪深厚、寒气逼人

殿前驻足的游客、冒风赶来的行人

更显武当山令人向往

各处细节都让

大雪初晴后的武当紫霄宫

巍峨雄伟、气势恢宏

谢时臣用他高超的画技

让四百多年前的武当山雪景

跨越时空

气势磅礴地重现在了世人眼前

△2023年的武当山雪景

古代“驴友”画家

边玩边画

明嘉靖二十年(公元1541年)

当时正值

苏州人到武当山进香的“旅游旺季”

谢时臣极有可能也是其中之一

△谢时臣画像

明朝,每年农历二月

苏州府内

百艘各路香船先聚集在无锡

然后沿着长江逆流而上

到湖北武当山朝山进香、游览

回程再顺着长江而下

趁着去武当山游览之际

谢时臣画下了这幅《武当霁雪图》

游玩、作画互不耽误

边玩边画

一直是他的作画习惯

△谢时臣游览山川时所作的其他画作,均藏于故宫博物院

谢时臣是吴人

也就是现在的苏州人

身处苏州

难免会受到“吴门画派”的影响

(注释:文徵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吴门四家”)

但谢时臣与当时的苏州画家不同

大多苏州画家的足迹很少跨出苏州

而他游遍名山大川

一边做“驴友”,一边做“画匠”

是名副其实的“驴友”画家

通过双脚的丈量和双眼的“摄取”

捕捉到最符合意境的画面

并用画笔记录下来

也正是因为他的丰富阅历

画作才能如此气势恢宏

融合“吴派”和“浙派”

他的画风独具个性

在中国美术史上

谢时臣是明代中叶的重要画家

但当“南北宗论”兴起后

(注释:南北宗论,即“提倡文人画的南宗,贬抑行家画的北宗”)

他却名声寂寥

首先

从《武当霁雪图》中

也不难看出

谢时臣的绘画风格兼具

淡雅“吴派”和浓墨“浙派”两种风格

因风格“融合”

在两派画家阵营中都“不讨喜”

其次

“南北宗论”兴起

而谢时臣并非纯粹的文人画家

社会影响难以扩大、持续

但正因他在绘画技法上

对吴派、浙派两种风格的扬弃

成就了自己独具个性的画风

留下了无数传世名作

壮丽的武当山雪后美景

梦幻的“尔滨”冰雪大世界

跨越数百年

中华大地的冰雪资源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来源:湖北省总工会、央视新闻、小红书武当山
制图:郑孟冉
编辑:陈月


相关资讯